• <tr id='KXMYIh2P'><strong id='KXMYIh2P'></strong><small id='KXMYIh2P'></small><button id='KXMYIh2P'></button><li id='KXMYIh2P'><noscript id='KXMYIh2P'><big id='KXMYIh2P'></big><dt id='KXMYIh2P'></dt></noscript></li></tr><ol id='KXMYIh2P'><option id='KXMYIh2P'><table id='KXMYIh2P'><blockquote id='KXMYIh2P'><tbody id='KXMYIh2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XMYIh2P'></u><kbd id='KXMYIh2P'><kbd id='KXMYIh2P'></kbd></kbd>

      <code id='KXMYIh2P'><strong id='KXMYIh2P'></strong></code>

      <fieldset id='KXMYIh2P'></fieldset>
            <span id='KXMYIh2P'></span>

                <ins id='KXMYIh2P'></ins>
                    <acronym id='KXMYIh2P'><em id='KXMYIh2P'></em><td id='KXMYIh2P'><div id='KXMYIh2P'></div></td></acronym><address id='KXMYIh2P'><big id='KXMYIh2P'><big id='KXMYIh2P'></big><legend id='KXMYIh2P'></legend></big></address>

                      <i id='KXMYIh2P'><div id='KXMYIh2P'><ins id='KXMYIh2P'></ins></div></i>
                      <i id='KXMYIh2P'></i>
                          <blockquote id='KXMYIh2P'><q id='KXMYIh2P'><noscript id='KXMYIh2P'></noscript><dt id='KXMYIh2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XMYIh2P'><i id='KXMYIh2P'></i>

                          88_88px;

                          發表時間︰2018-4-8  點擊︰

                             【裁判要點】
                              抵押權屬擔保物權,其效力已被物權法明文規定,物權法構建了抵押權的除斥期間制度,以限定抵押權的存續。抵押權人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未行使抵押權將導致抵押權消滅,而非勝訴權的喪失,但抵押權消滅後,抵押人要求解除抵押登記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案情】
                              1997年2月18日,芝山區殘疾人用品用具供應服務站因經營資金需要向被告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貸款150000元,貸款期限二年。原告彭志明用其所有的永政房字971007號房產、原告彭紅明用其所有的永政房字971005號房產作為抵押擔保,抵押擔保期為二年,並于當日辦理了房屋他項權證,並將房屋產權證交與被告永州市財政局。貸款到期後,被告芝山區殘疾人用品用具供應服務站至今沒有償還,被告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也沒有向原告主張行使抵押權,原告訴之本院明示不再進行抵押,要求被告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協助原告辦理撤銷永政房字第971007號、永政房字第971005號房屋抵押擔保登記手續,並返還房屋產權證。
                              【審判】
                              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抵押權人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未行使抵押權將導致抵押權消滅,是除斥期間的消滅還是訴訟時效的喪失。抵押權人應當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本案第三人原芝山區殘疾人用品用具供應服務站在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貸款150000元,貸款期為二年,原告方用其房屋作為抵押,抵押擔保期為二年,貸款、抵押期間為1997年2月18日至1999年2月17日。債權人被告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應在貸款期滿後二年內向貸款方主張權利行使抵押權,而本案貸款至今達21年余,被告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未向法院要求保護其抵押權,故抵押權已消失。故對原告要求被告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協助原告辦理撤銷永政房字第971007號、永政房字第971005號房屋抵押擔保登記手續、被告永州市零陵區財政局立即將抵押房屋產權證返還給原告的訴訟請求,本院予以支持。
                              【評析】
                              一、訴訟時效和除斥期間的區別
                              我國民法規定的訴訟時效僅適用于請求權,請求權以外的民事權利,如物權等支配性權利,不受訴訟時效的限制。新通過的民法總則第192條第1款規定,訴訟時效期間屆滿的,義務人可以提出不履行義務的抗辯。訴訟時效的完成,其直接效力為抗辯權的發生,而非請求權的消滅。時效抗辯權是針對請求權的對抗性權利,不具有消滅實體民事權利的效果。除斥期間針對的是形成權,典型為撤銷權,超過該期限未行使的,其權利歸于消滅,是一種存續期限的規定,因此不會像訴訟時效因中止、中斷事由的發生變得不確定。具體到本案中,抵押擔保的“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對抵押權的存續究竟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民法理論上一直存在爭議,主要有“訴訟時效說”、“除斥期間說”和“抵押權從屬性說”三種理論觀點。“訴訟時效說”以訴訟時效所具有的法律上的效果,對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的抵押權的行使所受期間的限制予以解釋,主要是依靠類比訴訟時效的效果之方法,對抵押權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未行使而不予保護的文義上進行的解釋。“除斥期間說”認為抵押權行使的期間作為抵押權消滅的事由在法律解釋的邏輯上,與訴訟時效相比較,更具有合理性。“抵押權從屬性說”認為抵押權的行使期間既非訴訟時效期間,亦非除斥期間,而是抵押權具有從屬性的具體表現。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屆滿後,主債權效力的消弱自然會影響抵押權的效力,依物權法定主義,抵押權並不消滅,但抵押權具有從屬性,抵押人能依債務人之時效抗辯,對抗抵押權人。
                              二、抵押權受制于除斥期間的規定
                              對于抵押權的時效問題,在理論界存在諸多爭議和觀點,但在我國司法實務界主流觀點為除斥期間,抵押權畢竟是物權,尤其在抵押擔保的債權之請求權罹于時效的情形下,承認抵押權的永續存在,對于抵押人而言,過于苛刻,物權法有必要對此情形下的抵押權的效力變動予以特別規定,以“除斥期間完成”這樣的法律事實作為抵押權消滅的原因,簡單可行。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抵押權人應該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該條款中不予保護含義的明確依賴于抵押權性質的分析︰雖然從其人民法院不予保護的表述看,類似于民法通則關于訴訟時效屆滿後的法律後果的表述,但不應當以其表述上的巧合而望文生義。訴訟時效是以請求權人怠于行使權利至法定期間的狀態為規制對象,目的在于促使權利人及時行使權利之作用。依民法理論,其適用範圍限于債權請求權,抵押權為擔保物權,具體到抵押權的實行,則為變價權的行使,變價權不是請求權。就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的抵押權的行使期間,為除斥期間或抵押權的存續期間,該期間經過的,抵押權歸于消滅。
                              三、抵押權設立的法律原旨的探尋
                              就設立抵押權的目的而言,其目的在于擔保債務的履行以確保抵押權人對抵押物的價值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若對抵押權人行使抵押權的期限不進行限制,抵押權人長期怠于行使抵押權,將使抵押財產的歸屬長期處于不確定狀態,不僅不利于保護合法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亦不利于物之使用、流通效能的發揮和發揮財產的經濟作用。同時,促使抵押權人積極行使權利,更快的了結債權債務關系。
                              從權利的分類角度看,依據權利的相互依賴關系,有主權利與從權利之分,本案中,債權與為擔保債的履行的抵押權同時並存,債權為主權利,抵押權為從權利,在主權利債權喪失強制力保護狀態下,抵押物上所負擔的抵押權也應消滅,才能更好的發揮物的作用。綜上,應當認定法律已設定行使期限後,抵押權人長期怠于行使權利,法律對之無特別加以保護的必要,應使抵押權消滅。具體到本案中,被告零陵區財政局在長達20年的過程中未行使抵押權,對其抵押權,不予保護,歸于消滅。
                              綜上所述,根據物權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的抵押權人應該在主債權訴訟時效期間行使抵押權,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抵押權人在法律規定的期間未行使抵押權,將導致抵押權消滅,而非勝訴權的喪失。法院遂作出前述判決。
                              (作者︰禹楚丹 賀少玲 作者單位︰湖南省零陵區人民法院)

                          12

                          上篇︰

                          下篇︰

                          免费下载炸金花官方版 酷爽炸金花安卓版下载 火拼三张牌下载 手机玩钱的捕鱼游戏 炸金花电玩版 最新网络棋牌游戏 一块钱可以扎金花的平台 途途牛牛app 现金斗牛地主送现金 赚钱捕鱼游戏 捕鱼送金币可以下分 微信可以提现的棋牌游戏 网上电玩捕鱼送分 能充钱提现的麻将游戏 下载聚享捕鱼 一元入场的捕鱼游戏 金蟾捕鱼最旧版 哪款扎金花游戏好玩 炸金花下载送10元提现 炸金花上下分游戏